旅行精选

收集LOFTER内旅行类作品

丁海笑:

D61
在离开杜布罗夫尼克的中午,碰到一个中国留学生,我们一起跳进午后蓝色的亚得里亚海,徜徉在青蓝相间的海水波纹里,跟着水波荡漾,接受阳光的炙烤,祭奠逝去的夏日。他到慕尼黑的时候,我还没到波黑。在巴尔干旅行就像一场障碍跑。短短八十公里,通过六处检查站,盖了六个章,去了两次克罗地亚,两次波黑,一中途上车的乘客大概是要去自己的首都,没想到还要出国,结果到边界就被遣返了。后来我发现,如果不经两次克罗地亚,是不是就会借道塞族共和国,那样更麻烦?因为波黑实际上是三国构成——波黑联邦、塞族共和国、布尔奇科特区,三者各自为政,只联合外交,前两者连货币都长得不一样。
黄昏时分,沿着内雷特瓦河跨过边境,水倒影出流苏的线条。附近着火了,一飞机正在进行救火,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身处何方。边境小镇还有克罗地亚人的房子,挂着克罗地亚国旗,越往莫斯塔走,清真寺逐渐增多。莫斯塔尔的清晨,阳光洒在桃子一样的山脉,风吹树林飒飒作响。

丁海笑:

D60 杜布罗夫尼克,克罗地亚

诗人Marin Držić一定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住的城市竟然挤满了观光客,所有的房子都变成了度假短租房,连他自己也成了这个观光地最著名的铜像。旅行确实在改变世界,它是从黑山到克罗地亚海岸线城市的支柱产业,它不但拉高了房价,带来了外来人口以抵抗生育率下降,也成功说服了本地人出让自己的房子,搬到更远的地方去,他们不出海捕鱼了,成天就泡在咖啡馆里玩一欧元的赌球机,也干脆不工作了,因为无论怎么工作也追不上物价飞涨。亚得里亚海沿岸无疑是美得窒息的,城堡也是看过的最出色的希腊-罗马筑造之一,就是没有人在城堡上跟我聊哈布斯堡王朝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