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精选

收集LOFTER内旅行类作品

我本善走:

每天都要走几百公里的路,戈壁或是沙漠,有许多难忘的故事,更多已变作旅途的日常。白天都在赶路,深夜住进酒店,这一年大概又要有三百天在路上了吧。最有意思的是前几天开一辆微型货车帮叔叔去塔克拉玛干边缘的塔里木乡送酒,顺道调研,来回两百多公里,路过一大片沙漠,车是一万多块钱买的二手,走到隔离带就必须猛踩刹车,不然剧烈的震动会让空气中灰尘的颗粒都清晰可见。越往西,离口里就越远,有种莫名的寂寥感,寄了一堆底片去喀什海关,今天去中国最西边的县。

我本善走:

车行驶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150公里没有人迹,只有一头一尾的动物防疫检查卡。风卷着流沙从路基上横过,忽见一只戴胜鸟顽固的停在道央,一如多年前的我。沙漠公路阴天了,一路上听了很多命运浮沉的故事,人们的脸被风沙雕刻得如同戈壁滩上的玉,有的人发了财,有的人还在亡命天涯,不变的是风沙,变的是宿命。只有青春小鸟才有一张不老的脸,等着落叶归根。第三天到了库车,也难得下起了大雨,听说天山公路大雪封山,耳畔响起那首歌:“你那深情的眼睛,让我想起天上的湖水。”

我本善走:


乌鲁木齐的出租车里放着周杰伦的东风破,等一个红灯的时间,迪丽尼卡换到了后座,我的身边。她感叹说:“周杰伦都结婚了。”追她的没有特性,有特性的又不能结婚,留不住的南门,去不了的北京。好多年过去,书中许多人已不再联系,那些徐州饭店、陕西补胎、浙江宾馆里的人是不是还在浪迹,只有戈壁滩上的石头永远住着我的回忆,可我却不知道自己要住在哪里。“想被大山拥抱……想被吸进沙土”,只是诗人的想想而已,谁都无法阻止遗忘,就像吐鲁番的古城和佛塔,多少工匠留下的恢弘一笔,都会被无情的大漠黄沙和乌苏啤酒勾销。

林北岸·FoPoTo:

金秋牧歌

新疆禾木傍晚的草原像一幅美丽的油画,这里是图瓦族的聚集地,提瓦人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