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精选

收集LOFTER内旅行类作品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安特卫普是属于鲁本斯的。相对于他的存在,其他的人只不过是在短暂的时间里试图挤进这座城市的关注中心。

但如果你看过那些用鲁本斯来标记的地图:鲁本斯的出生地,鲁本斯的礼拜堂,鲁本斯制作的圣经印刷本,鲁本斯的故居,鲁本斯的工作室……就可能发觉,我们现在观看的安特卫普的大部分,都建立在鲁本斯留给这座城市的巨大遗产上,而不是其他的君王、行政官、设计师……至于画家,对不起,或许你在其他城市有容身之所,但在安特卫普,只有给鲁本斯的位置。

这位曾经是整个欧洲教廷和贵族最受欢迎的画家简直是超级巨星。他的画作邀约之多,以至于他以庞大工作室+学徒生产的形式都无法满足需要。有花边新闻说,到鲁本斯创作的后期,大量的工作都由他的学生完成,而他只负责最后的修改或者添上寥寥几笔就交差了。这也是目前,你几乎在任何重要的美术馆都能看到大量的鲁本斯画作一样。

有些人因此讨厌他,就像文化人最终会讨厌大众偶像一样。但有些人则认为他的天才不能被刚刚萌芽的流水线化作业掩盖。毕竟那个时代,成立工作室已经是画家的普遍做法。而且鲁本斯,显然也不是一个评论家们偏好的“苦徒”式的画家,但这也没什么错。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澳大利亚,墨尔本。


柏悦的成功,在于创造了一种质感。这种质感不拘泥于落于纸笔上的标准,而是一种微妙的心理尺寸。它会让人迅速地找到一种认同和映照,即使远在他乡,就像一头撞进了理想家门。

这种映照无关建筑的新旧,而是关乎一种坚持。即使是在墨尔本这样天天上演更新和变化的城市里,它代表着是一种平静和恒定。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来去北京和承德已经很多次了。在金山岭停下来还是第一次。

世界第二家悦苑(金山岭长城悦苑酒店)就藏在紧挨着金山岭景区的山谷里(每天凌晨最先升起云气的地方)。出门只要步行几分钟就直接步入金山岭景区。如果像我这样心心念念要去金山岭长城看一次日出,需要凌晨3点起身的人,这样的落脚点再适合不过了。

悦榕集团一直在推进用“悦苑”来搭建更年轻的旅行方式与传统居所之间的互动可能。传统的四合院的聚合,再造微型的里弄和社区不止带回了旧日回忆,还带回了一种更为健康的,对传统建筑和社区的理解。在庭院里举行的烧烤聚会所带来的相处和交谈,正是现在的“虚拟社交时代”所缺乏的社交场景。将原来分散于各个房间里Mini Bar里的部分功能重新聚合起来,在每一个院落设置一个集合洗衣、小食和零售的“汇友巢”也是个极为聪明的做法,这不仅增加了客人在度假酒店之中的走动,更促进了一个流动的,时时更新的社区的形成。你依然可以在旅行中认识朋友,通过面对面的交谈,接触,而不必躲在智能手机和一堆社交软件后面。客房就能归于更为宁静的休憩之中了,也难怪他们会把自己的客房叫成“眠茧”。

当然,你肯定少不了在这里的走动。因为山谷的地势,在酒店众多起伏的角落,都能望见金山岭长城最高耸和最完整的部分。你最好跟酒店的工作人员聊聊,他们能够迅速地帮你找到看到最好的景色的最好时刻,譬如傍晚时分在将军台长城上远望好像悬浮在一片深蓝之中的酒店大堂,或者是日头攀上金山岭的时候,看见金色的山顶和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