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精选

收集LOFTER内旅行类作品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英国,爱丁堡,皇家植物园。

爱丁堡的冷雨天,其实就适合一头扎到皇家植物园里初建自维多利亚时代的温室花房里。这里收藏了自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开始至今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

如何在一座历史建筑里照顾这些植物是个有时抉择艰难的细致活儿。维多利亚时代铺就的暖气管道至今依然可以为那些热带来的植物保持温暖。活动的页窗可以调节温度,或者散去过于潮湿的空气。至于总是疯长的棕榈树,David和他的团队总得决定,是锯掉树顶,还是再次改建玻璃屋顶。

只不过维多利亚时代根本没有考虑过的昆虫防治问题现在也变成了重要工作。化学药剂已经被严格禁止,所以更新的生物防治手段开始大规模地运用,不过效果时好时坏,所以,25岁的植物学家david多了一份“特有意思”的工作:定期猫着腰钻在树丛里捉虫子。

David主要负责照料来自亚洲的植物,这包括一个中东馆,以及半户外半户内的中国植物部分。他曾经多次往返于爱丁堡和云南,研究云贵高原和喜马拉雅山系的植物。至今,这里仍是中国境外保有来自中国的植株最多的植物园。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英国,伦敦,Connaught街区。

越靠近一个地方,就越容易化整为零地去看它。

已经很少回答“伦敦是怎样”的这种问题了,或者总是能有一个相对固定的答案:明明每个部分都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但彼此拉扯和照应。有些曾经以为“也就这样下去了”的社区,莫名在酝酿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突然翻红了。
曾经在隔壁的Marble Arch住过两晚,却全然不知只隔了一条街的Connaught已经渐渐生长成另一个值得好好逛逛的地方了。买手店和异域餐厅慢慢聚集到这里来并不是有计划的行为,而是花费了几年自发酝酿,才渐渐有了气候。所以,不必担心这里拥挤得像成熟的商业区,或者吵到堵上耳朵也无法忍受。想象一下自己是出门随便遛个弯就好。
在从圣马丁艺术学院毕业之后,Judy Wu就选择在Connaught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店铺,她通常在这里为那些预约上门的客人搭配衣服,需求从出席首映礼到日常穿着一应俱全。我逛Connaught的路线基本就是Judy日常的动线:最近凭着粉色系饮品(伦敦叫独角兽色)在伦敦大火的Saint Aymes的花房式首店;Jimmy Choo的外甥女Lucy Choi踏入鞋履设计界之后的首家店铺,还有斜对面那家门脸特小,但好吃到爆炸的阿根廷菜餐厅Casa Malevo(强烈推荐,几乎是必访级别)。

无由无乐:

日照金山
——安娜普尔纳日出

      2011年那次在尼泊尔的旅行,最令人激动的活动之一就是——在博卡拉(Pokhara,又叫“博克拉”)的 Sarangkot(沙朗阔特)山顶观看安纳普尔娜群峰(Annapurna)的日出——日照金山。

      安娜普尔纳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中段,其主峰为世界第十高峰,海拔约 8100米,整个峰群基本都位于尼泊尔境内。其之所以出名是由于两个原因:其一,如图中间的那座呈金字塔形状的山峰,名叫——鱼尾峰,虽然其海拔并不是很高(不到 7000米),但以其形态优美而著称,甚至成为了尼泊尔的旅游标志之一。其实它不是真正的金字塔形(只是恰好从博卡拉的方向看过来像金字塔),如果绕到山的东面或西面的话,你会看到该山峰有两个山尖,呈“M”形,像鱼尾巴一样,故被称为“鱼尾峰”(但很少有人还能有机会到那两个方向上去看,除非你徒步走了“大环线”)。

      其二,安娜普尔纳地区拥有全世界最出名的几条登山徒步线路,包括到登山大本营的“ABC线路”(约需4、5天),“小环线”(约需一周),以及绕行整个群山的“大环线”(约需一个月)。我们既没体力,也没时间,只是让当地导游带着在 Sarangkot 周边徒步了半天,感受一下尼泊尔人民的乡村风景,我们也感觉非常享受和满足了。

      Sarangkot 是博卡拉附近观看安娜普尔纳群峰日出的绝佳地点。其地海拔约 1500米,前面是空旷的河谷,安娜普尔纳群以鱼尾峰为中心对称展开,恰又正对日出方向。主峰在鱼尾峰的左侧(看起来不比鱼尾峰高,那是因为鱼尾峰离得比较近的缘故),次峰在鱼尾峰的右侧,高度也超过了 8000米。

      (以上图三、四为鱼尾峰,图五、六为安娜普尔纳主峰。当时没有单反,是用松下 LX-5 拍的,效果一般,谨作留念。)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早晨8点,多尔恩堡小镇还没睡醒,甚至找不到一家已经开门的咖啡馆。
忍着寒风乱走,一转到山岩的边缘,一片秋色就像一幅甩开的卷轴,好大一片秋色。
最好的山头位置被公爵城堡占领了。尤其是正面山崖的位置,被按照洛可可风格建造起来的Dornburger Schlosser占据,据记载,歌德曾经非常喜爱这里的花园。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世界最美的图书馆之一,安娜·阿玛利亚公爵夫人图书馆。

在包豪斯的魏玛之前,还有一个古典的魏玛。在包豪斯盛名远播之前,魏玛就曾经是中欧地区的文化中心。歌德、席勒、巴赫等等都在这里留下重要的作品。这一切,大部分要归功于当年统治萨克森--魏玛公国的公爵卡尔·奥古斯特和他的遗孀安娜·阿玛利亚公爵夫人。

安娜·阿玛利亚公爵夫人图书馆就是当年魏玛辉煌时期的遗产之一,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被誉为“世界最美的图书馆“之一。1761年,孀居的公爵夫人将自己建于16世纪,布满了洛可可风格的寓所改建成图书馆,并向公众开放。她请著名诗人、翻译家维兰德来教育自己的儿子,维兰德余生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莎士比亚德文译稿;文坛巨匠歌德也担任过这里的图书馆馆长,负责收集和选择书目。直到今天,这里依然保存着当年德国古典文学、地理以及音乐的诸多文献,数量可达百万。那些标有书签的古书,据说都是当年歌德亲自翻阅过的。

1991年,这座建筑再次向公众开放的时候,才正式更名为Anna Amalia公爵夫人图书馆。2001年完成了扩建之后才有了如今的规模。遗憾的是,2004年的一场大火毁掉了图书馆的天花板,并且烧毁了5万多册珍贵藏书。几乎全德国都在为那场火灾致哀。但也就在清理火场,重建天花板的时候,专家们也意外地发现了一张从未登记过的巴赫乐谱手稿,算是一点小小的庆幸吧。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往来德国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来魏玛。
第一站就是到包豪斯设计学院朝圣。虽然当年的包豪斯学院在纳粹的威胁之下聪魏玛迁移到德骚,最终在柏林结束,但从包豪斯毕业的一批批学生即使在最困难的境地下,依然将包豪斯倡导的实验性和实用性传递到全世界,并且深刻影响了现代建筑与工业设计长达一个世纪(明年就是包豪斯100周年),并且依然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魏玛时期的包豪斯学院,更可贵地是塑造了一个先锋的、平等的、勇猛的创意乌托邦。他们不仅仅要与魏玛城中深厚的,保守的传统古典主义斗争,还要努力地在工业时代创造能够超越时光的,“永恒的美”。
可贵的是,当年收留了歌德、席勒和巴赫的魏玛,同样也接纳了格罗佩斯和维尔德等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乌托邦尝试。留存的三栋建筑,如今依然供在上世纪90年代两德统一之后重新命名为包豪斯设计学院的综合性大学使用,并且对公众开放。
有学生或者导师在空余的时候,可以带领游客仔细参观极大影响了现代建筑的各种设计,并且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进入学生们的工作间,静静旁观他们对艺术和技术相结合的新实验。

月亮先生的旅人歌:

上一次到贝尔法斯特,已经是十年前的事儿了。
那时的贝尔法斯特有些困顿,大量的产业因为外移而萎缩荒凉,数个街区陷入困顿。年轻人大量出走,因为在身边看不到希望。
过了不到十年,整个市中心在新一轮城市改造的浪潮之中找到了顽强复兴的可能。曾经一片混乱,唯恐避之不及的教堂区,如今如同重新整理的棋盘,可以容纳餐厅、酒廊,Pub、威士忌吧和买手店星罗棋布。喜好可能是更为长久的营生,而且能够安放生活。能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的面孔,他们准备重新把自己的计划安放在这里。
所以,永远不要轻易地说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垮了”,他们只是暂时无法以原来的状态继续下去了。出问题的是我们自己,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来看到一个漫长的挣扎和调整可能带来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