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精选

收集LOFTER内旅行类作品

走过大地:

在莫斯塔尔,一切都围绕一座桥展开。内雷特瓦河两岸基督徒和穆斯林的生活,波黑、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之间的纷争,1993年被炸毁以及2004年的重建,当然还有我们的旅行。


桥面距离水面20多米,每年7月有奖金颇丰的跳水比赛,平时一个4人的当地小团伙收钱表演跳水,昨天下午我拍他们的时候,跟我说收足10欧元就跳一次,前天他们一共跳了17次。但是画面中这位老兄会对桥上桥下的游客喊收足40欧元才跳。

丁海笑:

这是我住的公寓在1994年的样子,我住在六楼,房间的阳台是图上较窄的那一列,当然修修补补后看上去已不是照片上的模样了。开始我发现这里诡异是因为电梯老停不到位,有次我按错了楼层,开门后是被混凝土封死的出口,然后有一分钟电梯都没任何反应。住了两天后我问房东,这里也被毁坏过吗,他给我传了以上两张照片。

丁海笑:

D62
游客来莫斯塔尔都是为了去看UNESCO世界遗产——老桥,却不知道“老”的桥已经被摧毁了。当我再次路过昨晚看到的文化宫式的巨型建筑,却发现这是一座千疮百孔的百货公司废墟,没有建筑幸免于难,后来我才知道,我住的地方其实是隔壁的一栋被战争损毁更严重的危楼,照片看上去像地震遗址,他们进行了加固。这是1992至1995年的波斯尼亚战争造的孽,塞族人的战争不仅针对人,还对莫斯塔尔所有有象征意义的建筑进行摧毁,包括图书馆、博物馆、大学、咖啡馆、酒店、百货商场、二战纪念碑、文化宫和广场,旨在毁灭共同的历史和文化,这是一场文化自杀式的行动。他们不仅摧毁伊斯兰教建筑,还摧毁天主教建筑。不仅推倒清真寺,连地基都要铲除,还破坏墓园,抢走穆斯林的身份证明和地契。最后他们选择了老桥,这座桥梁是莫斯塔尔乃至整个波黑的象征,被誉为天堂彩虹,炸毁老桥就是炸毁一切民族和解的可能。在纪念8000人罹难的种族屠杀的战争博物馆门内,我听到几个国人在开玩笑,但凡你能读懂里面陈列的故事,你甚至都不忍心拿出相机。虽然我能理解国内大部分的战争博物馆,其实是抗战博物馆,要让我们去设法了解一个欧洲边陲小国的历史,是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对许多人来说出国旅行是件轻松的事情,不愿意触碰那些沉痛的东西,但我们不能将一切归咎于“文化差异”或“语言障碍”,正是因为这两者,才最终酿成主体民族对弱势民族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你可以选择不怜悯,但务必保持敬畏和尊重。

丁海笑:

D61
在离开杜布罗夫尼克的中午,碰到一个中国留学生,我们一起跳进午后蓝色的亚得里亚海,徜徉在青蓝相间的海水波纹里,跟着水波荡漾,接受阳光的炙烤,祭奠逝去的夏日。他到慕尼黑的时候,我还没到波黑。在巴尔干旅行就像一场障碍跑。短短八十公里,通过六处检查站,盖了六个章,去了两次克罗地亚,两次波黑,一中途上车的乘客大概是要去自己的首都,没想到还要出国,结果到边界就被遣返了。后来我发现,如果不经两次克罗地亚,是不是就会借道塞族共和国,那样更麻烦?因为波黑实际上是三国构成——波黑联邦、塞族共和国、布尔奇科特区,三者各自为政,只联合外交,前两者连货币都长得不一样。
黄昏时分,沿着内雷特瓦河跨过边境,水倒影出流苏的线条。附近着火了,一飞机正在进行救火,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身处何方。边境小镇还有克罗地亚人的房子,挂着克罗地亚国旗,越往莫斯塔走,清真寺逐渐增多。莫斯塔尔的清晨,阳光洒在桃子一样的山脉,风吹树林飒飒作响。